监管大棒、巨头“围剿”,加密行业如何自我救赎?

文 | 郑毅

出品 | PANews

翻译 | IPFS情报社区

监管大棒、巨头“围剿”,加密行业如何自我救赎?
2019年12月31日,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完成了年内最后一次收购,去中央化直播平台DLive正式加入BitTorrent生态,并开始向波场迁移。将2018年上线,月活用户超500万的DLive揽入怀中,他自称但愿“能为整个世界带来价值”。而就在半月前,社交平台红人孙宇晨却折戟新浪微博,其百万粉丝的账户溘然遭到封禁,与官方沟通无果后无奈转战推特。

2019年12月25日,掘金新闻创始人Alex Saunders并没有心情欢度圣诞。在这天,他发现YouTube删除了他个人频道中50多个视频,并将其标记为“有害或危险的内容”,为了避免更多视频遭遇下架,Alex Saunders当即将剩余视频设为私密,并着手联系YouTube官方,但这一切并没有得到回应,事情反而在继承恶化。跟着更多视频被删除,Alex Saunders有些无助,他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刚刚雇佣了新员工,妻儿也需要自己赚钱养家,面临视频被不断删除却无处申诉。

受制于监管的大环境,尚未被“正名”的加密世界从业者们2019年过的十分崎岖。一方面,苦恼于被“污名化”,被“老鼠屎”搅乱的从业氛围,另一方面,又要担心被各大巨头平台驱逐、除名,丧失最后的宣传阵地。

突围异常艰难。

o1巨头的傲慢与偏见

和Alex Saunders同样被YouTube删除视频的还有加拿大比特币布道者BTCSessions、比特币价格分析师Sunny Decreate、加密货泉程序员Ivan on Tech、加密货泉教育家Omar Bham、加密货泉媒体创始人Michael“Boxming”Gu等,无一例外,他们的作品都与加密货泉相关。

数百个视频遭遇下架在圈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更让博主们难以接受的是,不仅自己的作品被悉数删除,他们还收到了来自YouTube措辞严肃的警告信,信中表示假如他们再发布类似的内容,他们的账户会被永久封禁,而被删除的视频大多和掘金新闻一样被标记为“有害或危险的内容”。

跟着舆论的扩大,推特话题的热议,难以力排众议的YouTube终极做出了回应,

“此次事件中的视频均为误删,所有视频都将被恢复,且不会对被删频道做出任何处罚。”

12月27日,Alex Saunders表示自己被删除的全部250个视频已经悉数恢复,但并没有任何官方职员与他联系说明原因。固然只是虚惊一场,但毫无疑问的是,信任危机已经愈发凸显。

监管大棒、巨头“围剿”,加密行业如何自我救赎?

Alex Saunders视频悉数恢复

YouTube作为谷歌全资收购的子公司,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谷歌对行业的立场。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也表示在YouTube事件的身后,可能存在谷歌的影子。

无独占偶,12月27日,加密货泉资产钱包Metamask突然发布推特称,谷歌公司已经下架了其在Google play store(谷歌应用商店)的安卓版客户端,声称其违背了谷歌金融服务政策中“禁止应用在设备长进行加密货泉挖矿行为”的政策。Metamask团队迅速作出上诉,但愿谷歌能重新审阅自己的应用,但却遭到迅速驳回。

为此,Metamask首席开发职员Dan Findlay对此表示:

“我由衷地但愿谷歌审核员老实的承认他们犯的错误,但结合之前TouTube上关于加密货泉的禁令,这让我对谷歌关于加密货泉的政策感到不满,假如大家不断对谷歌这样依赖垄断地位而肆意行事作出妥协,人们很难创造出更好的东西。”

监管大棒、巨头“围剿”,加密行业如何自我救赎?

Metamask遭谷歌应用商店下架

实在这并非Metamask首次遭遇谷歌下架,早在2018年7月25日,Metamask的浏览器插件版本就被谷歌在线商店移除,固然经由排查后很快在商店列表中恢复了,但Metamask团队表示应用遭到下架时并没有任何邮件通知,而经由询问后,谷歌给出的谜底是:误操纵删除。

历史老是有着惊人的相似,屡次“误操纵”的背后实则是谷歌展现出的傲慢与偏见。

不仅是谷歌,苹果也是“虎视眈眈”。2018年8月9日,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一夜删除2万余应用,加密货泉类应用也在此时遭受波及,多个钱包类应用遭到下架。在2个月前,苹果就修订了应用商店AppStore对加密货泉的管控条款,限制了钱包、交易、挖矿、ICO等多类型加密货泉应用的发展。

苹果商店对加密货泉应用的管控在中国区尤为严峻,即使严格按照其条款提交应用也极大可能无法上架,从业者只好通过发布“企业版”和“TestFlight测试版”的方式来规避苹果对其应用的审核,但因为上线渠道非正规,“掉签名”“闪退”“应用过时”等题目给用户带来了极差的用户体验。

2019年12月28日,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在Reddit发帖称苹果正取消DApp在其应用商店的合用性,为了“符合AppStore的政策”,Coinbase的旗下移动加密货泉钱包Coinbase Wallet将删除DApp浏览器功能。无独占偶,多链钱包服务商TokenPocket也在今年早些时候移除了其苹果APP内的DApp浏览器功能。

 

o2硅谷大佬Jack Dorsey的蓝天战队

作为推特CEO和比特币资深兴趣者,Jack Dorsey可能比大部门人都理解区块链及加密货泉行业存在的意义。掌舵推特的日子里,他深刻体会到了平台过于中央化而带来的弊病。

12月11日,Jack Dorsey突然连发数条推特,核心内容是他将资助一个由“开源架构师、工程师及设计师”组成的五人独立小型团队,开始探索开放的、去中央化的社交媒体尺度之路,终极的目的是但愿推特自身能受益其中。

Jack Dorsey在其推特中表示,当前情势下,社交媒体面对着一系列严重的考验,首先是“中央化”的模式很难在不增加用户负担的条件下解决滥用信息及大量误导信息的题目;其次是社交媒体已经逐渐脱离了匡助用户发布内容、删除内容的基本逻辑,转而开始向用户们开始进行“智能推荐”,不幸的是,这些算法是用户无法主动选择,只能被动接受;并且当下社交媒体往往引导用户关注有争议的话题及一些暴力内容上,而非积极向上的信息;最后Jack Dorsey表示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套开放的、可持续的、可管理的,甚至代币激励模式的解决方案,固然仍有良多工作需要完成,但大体框架已经形成。

监管大棒、巨头“围剿”,加密行业如何自我救赎?

推特 CEO Jack Dorsey

在Jack Dorsey的描述下,这是一套从0至1的社交媒体变革,推特无意控制整个工程,而是但愿成为这项浩大工程中的一员,推特但愿能以此接触到更广阔的的用户交流信息,并将自己的推荐算法引向积极向上的信息,而这个乌托邦式的工程,其团队名称被他唤作“Bluesky(蓝天)”。

倡议发出后,该话题引起了广泛热议,大量互联网从业者对Jack Dorsey的设想表达了支持和肯定。加密货泉行业中,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lock.one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波场创始人孙宇晨、摩根溪创始人pomp、卡尔达诺创始人Charles Hoskinson等业内意见领袖均表达了支持立场。

加密货泉投资机构摩根溪创始人pomp称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工程”,而Jack Dorsey刚好是有足够声誉来推动此事的人。

block.one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称基于EOSIO的去中央化社媒VOICE已经开发许久,期待能与Bluesky团队进行合作推进。

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ian Armstrong表示十分兴奋看到推特对协议而非平台进行投资,协议的发展十分难题,但它们在公道使用、促进良好行为及降低新手门槛方面具有良好特性

不仅是加密货泉行业的从业者,一些传统领域的精英也积极为Jack Dorsey出谋划策,火狐浏览器团队表达了自己的善意,称在过去15年里,投入了巨资探索免费及开放的互联网,但愿能给蓝天团队予以匡助;麻省理工学院加密货泉研究主任Neha Narula为Jack Dorsey提供了一份关于“建立去中央化社媒”的百页讲演;数字身份创业公司2way创始人Tim Pastoor将Jack Dorsey的做法与 AT&T于1947年资助贝尔实验室相类比,而后者成功诞生了了晶体管、发光二极管、太阳能电池等重大发明。

Jack Dorsey一呼百应的背后,实则是人们长久以来对垄断巨头肆意妄为侵犯用户利益的不满,以及期望改变现状的迫切之心,当人们厌倦了权利和义务分歧错误等的环境,离开并重建是一条无可抉剔的必经之路。

 

o3加密世界的突围之战

Jack Dorsey的Bluesky团队即将起航,但去中央化社媒的探索实在已经历了数年沉浮。 早在2011年,Bill Ottman便创建了一个名为Minds的开源去中央化社交网络,旨在为世界提供一个FaceBook之外的免费的、开源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交网络,这点好像与Jack Dorsey的愿景不谋而合,同时,Minds还致力于信息透明、隐私保护和用户言论自由。在Minds平台上,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创建和删除自己的数据和资料。在Bill Ottman看来,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开源系统终极会成为主流,就像维基百科一样。而当政府开始严肃管控舆论并对中央化社媒施以监管压力时,Minds可以成为人们最后一个避难所。

监管大棒、巨头“围剿”,加密行业如何自我救赎?

去中央化社交媒体Steemit

创建于2016年的去中央化社交媒体Steemit或许是当下最热点的区块链技术社交媒体,和Minds为言论自由和抗审查的发起初衷不同的是,Steemit是一个由加密货泉经济驱动的社交网络,在其官网上,印着“妙笔生金”四个大字,提醒着人们优秀的思惟可以转化为有形价值。

在Steemit网络上,用户同样可以发布任何内容且不会被删除,但Steemit自有的内容审核机制会限制一些垃圾内容登上网站主页,假如多数人对某条内容投反对票时,该作者的权重将被降低,持续发布垃圾内容会让一个作者“信誉破产”,即使他仍然能行使发布任何内容的权利,但没有人将会看到它们。

除了基于图文内容的平台外,DTube尝试利用区块链系统建立一个去中央化的视频网站,该网站和Steemit平台一样使用了基于Steem主网的加密货泉激励系统,而在照片及视频存储方面使用了IPFS去中央化存储体系。

和其他去中央化社媒的愿景一样,DTube但愿创建一个抗审查、价值透明且无需许可的价值网络,在DTube网站中,不会再泛起YouTube平台上博主被肆意删除视频的情况,视频内容创业者们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业务而非时刻应对平台的监管。

不止老牌去中央化社媒平台,新项目也在不断涌出,2019年6月1日,区块链公链项目EOS的母公司block.one的june1发布会上公布即将推出一款名为Voice的去中央化社交产品,除了具备去中央化社交平台的通常特性外,Voice还推出了“UBI全民基本收入”概念,匡助每一个人都可以在区块链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固然去中央化平台的探索看似已经颇具雏形,但实则内在题目重重。

在加密货泉经济激励的模型下,人们写文章、发布观点的念头不再纯粹,抄袭、洗稿、相似内容频出不已,大量刷赞行为也让原创用户苦不堪言;同时,因为缺乏强力的管控机制,色情、暴力、广告等内容的滥用也让项目方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进行解决;再者,因为去中央化社媒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而成,首批用户往往都是区块链从业者和用户,这就导致了区块链相关内容的产出比例远远高于人文、艺术、糊口等,平台进入的高门槛和高学习本钱又使用户增速十分缓慢,难以催生用户形成真正的社交行为。

但不管如何,时代的大潮已经来临,科技的发展也让人们有了更多选择,加密行业是否能冲破传统世界的樊笼,还需要无数的考验。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